[三轮]

也似我这般坚贞似铁。

【CaKe】单向海(下)

后文。怕被打所以先说。北极圈cp需要相互帮助因为吃CaKe的真的太少了爸爸我是怎么有勇气写的我也不知道。
CaKe/微Kaylor


(十一)
“你要我开灯吗?我知道你怕黑。”
“你还知道什么?关于我?”Cara揉揉眼睛半坐起来,“深夜交流环节。”

Kendall以前也和别人玩过这样的游戏——如果能算得上游戏的话,对方应该是Karlie和Taylor。Taylor当时问到Karlie最爱的人,一段长久的沉默后Kendall停下手中的事情,抬头看见对面两人正十指交握地紧贴在一起,Karlie向她投以微笑:“方便出去帮我们关上门吗,Kenny?”
于是她乖乖出门去超市,行云流水般走完整趟流程回到家,Karlie仍然把房门紧锁着。
Kendall记得她们的眼神。那种全世界的风景都涣暗无色,只聚焦在一个人身上的眼神。
她眼里只容得下一个人。

(十二)
Kendall起身去开灯,却被Cara拽住。
她的手正在被Cara紧紧握着。
这样的现实让Kendall在意识到的瞬间愣在原地。
她本应很激动才对。她本应像孩子一样高兴不已才对。即使兴奋到跳起来尖叫出声都是正常的反应,因为那才是真正的Kendall。
她也的确激动,不过圆滑的变欢喜为讽刺。
Kendall清了清嗓子,坐到床边,右手覆在两人交叠相握的手上。
“Umm...你怕黑。皮肤脆弱有时需要戴帽子出门。你讨厌闪动频率高的闪光灯,走路喜欢靠内走。”
Cara歪着头思索了一会儿,似乎默默赞同了她的说法,又接着她的话说下去:“你喜欢吃甜食......冰燕麦饼干,喜欢穿jumpsuits。”Cara指向她,点了点头作为总结,“妹控。”
Kendall跟着Cara笑起来,伸手帮她理了理头发。发梢绕过自己指尖的触感让她有一瞬的出神。
“我还想再喝点。”Cara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状态。
Kendall本想拒绝,但看着对方的眼睛,自己的不愿就像在扼杀一只收敛了爪子的猫科动物。她又去拿了酒以配合她有所期待的问答。
期待?她稍愣了一下,察觉到自己的荒诞。
“最喜欢的异性朋友?”Kendall先提问。

“Dane。也可以是Troye。”
Cara把Kendall拉上床,两人面对面盘腿坐着,架在床上的小桌放满了酒瓶。
“初吻给了谁?”
“一个...高中同学。”
Kendall说着,又想到自己从来没有吻过Cara。每一次小小的触碰,浮于最浅层的皮肤都能让她悸动许久,也没什么好奢求的了。

她突然想到了几个月前的那次音乐节。
伴着震耳欲聋的鼓点,人群将她们向前推去,欢呼声此起彼伏,后面有人挥动着双手穿梭在人群中,差点冲散她们。Cara拽住了Kendall的袖子,指尖顺着袖口扣住手腕,把她紧紧拉向自己。Kendall脚下一绊摔进Cara怀里。
就在那个瞬间,拥挤的人群里她们紧拥着对方,响亮的音乐和人群的齐唱,都让她在恍惚间觉得不真实。
体温和脉搏,呼吸和心跳。

也就是那个瞬间,她突然发现那个抱住自己的人,正是自己一直所深爱的,想要相伴一生的人。
大概算是个来得太晚的觉悟。
她把头埋进Cara的颈窝,突然哭了起来。
大概半分钟后Cara把她从肩头扶起,逆光看向她的眼睛,随后吻上了她的眼角。
当Cara的唇线贴上眼角的泪光,Kendall想,这辈子自己可能逃不掉了。

她记得那天的烟火,音乐,人群。
唯独不记得那个细节的含义。

(十三)
瓶子里的液面逐渐下降,落到底时伴着新开瓶的气泡声。
“最棒的经历?”Cara的声音把她拉向现实。
她其实不太清楚现实和回忆哪一个更模糊。

Kendall没有说音乐节。
“慈善晚会。Harry也在的那一次。”她顿了顿,为了让答案更能信服又加上一句,“那天玩的很开心。”
Cara突然插了一句:“Harry Styles和我,选一个。”
Kendall一愣,有些猝不及防。

但是她脱口而出,“选你。永远都是你。”


Cara笑的向后仰去,倒在枕头上望向她,“I love you Kenny.”

(十四)
Kendall想过无数种情形,无数个场合,Cara对她说这句话的样子。这一幕她已经期待多时了。
但绝对不应该是这样。
把她当作一个简单的朋友,然后随意的说出来。
她知道这种情感是真实的,是不含杂质的。但她宁可选择更复杂,更善变的。
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但是Cara不知道。
她知道这种事情会有两种结局。懦弱的隐藏,停留在原地。
或者无疾而终。

也正是在这时,她对Cara说了
“I love you, too.”

即使这两句其实是不同的含义,但也没有关系,它至少听上去是一段完整的对话。
就怪我词不达意。

(十五)
半夜Kendall听到Cara的手机发出尖锐的一声,熟睡的Cara不满地翻身叹了一口气,闭着眼摸索手机。
“我来吧。”Kendall下床翻找。
屏幕上是一条短信。
“Maybe we should say goodbye for a while.”
————Annie 💕


她对和Cara在一起生活的一切幻想都从Cara离开Annie开始,但当这件事真的发生,她却像一个撒谎太久已经忘了真相的孩子一样完全不知所措。

于是她又回到床上。
“Cara?”Kendall背对着叫她。声音压的很小,好像有意不想让她听到。
听见Cara仍然平稳均匀的呼吸声,Kendall重重地叹了口气,别过头去看她。
她现在已经失去判断的能力了。
她的指尖碰上Cara的,猛地扣住,握紧。
就像下一秒就会永远失去她一样。

她碰到了Cara指上的戒指。

她轻轻的用指腹摩挲那枚戒指,从圆滑的银边到精细切割的钻石。
能和Cara一同带上戒指又一起珍藏到最后的女孩,一定很幸福吧。

但既然Cara是Annie都无法拥有的,那谁又能真正拥有呢。
铂金和钻石是爱,牵手和拥抱也是爱。但对于Cara,爱不仅是爱,也是自由。

也就是那一秒Kendall才终于明白,自己的眼泪是爱,Cara的亲吻也是爱。吻Annie于双唇与吻自己于眼角都是爱,只是她爱的方式有别。

也许能不能和Cara在一起已经不重要了。
她们真的不合适。
Kendall,她会陪自己的挚友Cara走过一段最温润而美好的岁月,只是注定不会在教堂那头等她。

“Maybe we should say goodbye for a while.”她轻轻重复给Cara听。
再无波澜。

(十六)
Karlie约Kendall去纽约的一家咖啡厅,Taylor已经早早在那里等着了。
“最近过得怎么样?”Karlie问。
“还好。挺好的。”她笑了笑,“放下了很多事情,很轻松。”
“哦对,Cara怎么和Annie分手了?本来不还好好的嘛......”
“不知道啊。可能她觉得不合适吧。”Kendall抿下一口黑咖啡,任其苦涩从嘴角蔓延至心口再翻涌进胃,“但她总会找到那个人的。”

她总会找到与她相伴一生的人。会争吵,会分歧,却不再分开。她是Cara。所以她知道自己爱谁。


“Cara更新ins了Karl!你过来看看这海景......”
Kendall听不出Taylor是惊喜还是惊讶,也许都有一点,她难以分辨。
“天啊darling,这也太浪漫了......”
Kendall打开自己的ins,最新的那一条正是Cara的动态。
她和一个女孩在海边。
黑色的礁石,层层叠叠的薄纱,橘粉相融的傍晚。那个女孩被Cara拦腰抱起扔进水里,扑腾着在浪里站起来,气得大喊“Fxxk u Cara!”却让一旁的Cara笑的停不下来。

她听到她们的笑声。
她也听到了海浪。

(十七)
Kendall拿起手机翻找着等待已久的动态。
Cara被特邀为Chanel秋冬走了开闭,没有人能避开她的耀眼。
她的笑,她的脚步,她伸出手牵起旁人的动作。
Kendall几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笑,侧过脸去却发现墙壁上萎靡不振的灰色阴影。她几乎是刻意的向后仰去,伸展腰部时一阵抽痛,但她已经不在意了。她从来没有为人生中任何一个段落的终结感到这么轻松自在过。
她想要大声笑出来,却喑哑在喉。

遮过眼下的青黑,用浅玫的腮红染上气色,把凌乱的发梢梳得柔软服帖。
从衣帽间拿出最精致的手包走到门边,新涂的水红色指甲轻轻扣上房门。
再向前一步,就不再是我了。



阳光正好的院子,麻雀扑腾出细微而金黄的响声,枯萎的月季花叶子。满院的栀子香飘摇甜腻,光悠悠浮动着照在她身上。
她知道她们交汇后要再次分离。


她也知道自己身上还留着Cara的影子。


Fin.












————————————————

最后一个碎碎念!
我私以为这个坑里的孩子都知道Ken和Cara其实并不可能真正在一起。
所以相互祝愿,各自安好。
即使背道而驰也算是一种幸福了吧。

谢谢所有人。没有你们催文我早就弃坑了🌚

评论(1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