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轮]

也似我这般坚贞似铁。

【CaKe】单向海(上)

(下)会出现Kaylor,但请允许我tag现在就打上。btw我码的时候太阳报还没bb呢。
Cara Delevingne/Kendall Jenner(吃的人太少估计也没几个人会看到。所以有缘的你请帮忙推荐and转好吗!
ooc属于我,她们的情感仅属于她们。
(一)
她们站在一起看了很久的雨。雨点拍到玻璃墙上形成一个个漫漶的水圈,水痕爬满玻璃,又一寸一寸蔓上窗外层层叠叠的建筑,隐约间身上撒落的光斑也随影子褪尽。水汽里她又忍不住偷偷看她一眼,过分的小心翼翼里夹杂着逾矩的恐慌,好比拨开弦却久久没有弹开指尖,琴弦也就晃晃悠悠地在她心上颤动,不可触碰。好像是第一次认真打量对方。
她很清楚朋友之间不应该这样。
原本放肆又毫无顾忌的亲密。那是在几个月前?
Kylie和她一起坐在床上谈论Tyga,说起爱上一个人的感觉。她说那是表面自然亲昵心里的小心翼翼却要溢出来的感觉,而正是那样用力的去抑制激动的情绪才会让自己兴奋得每分每秒都想跑去拥抱他,转多少趟航班都愿意,只要被他抱住说一句“Hey babe I miss u”。
“T整天都对我说这句话。但是的确很让人开心。”Kendall看见Kylie眼里的笑意,只要说到Tyga,Kylie必然会微笑,哪怕嘴角只是不自觉地扬起一个非常小的弧度。Kendall知道她一定很幸福。
她喜欢自己的妹妹,非常非常喜欢。她希望Kylie幸福。她羡慕她的幸福。
她也偶尔会嫉妒。嫉妒她无法正式拥有双向的感情。
“我说这话是不是很傻?他们说恋爱里的女生都很傻。”Kylie侧头看向她,几乎不带疑问语气。
“一点都不。”她回答。
因为我也一样。
每天远远的望着她,一遍一遍刷她的ins,看她的snapchat,补她的秀场,看她和其他人的自拍。最近照片里有Dane,有Margot,有Taylor。
还有Annie。我知道有Annie。
Cara,近照里你左手无名指戴戒指了啊。
很漂亮的钻戒。
我会是伴娘吗。

(二)
“总觉得他比我还要好...”Kylie卷起被子仰躺在床上。
“你姓Jenner,没有人会觉得你不好,Kylie。”
虽然我比你更自卑。Kendall低头玩起了自己的指甲。
她最近把指甲涂成了水红色,试着做一个和Cara一样的女生,当然她很久都没见Cara了。
“你看了Margot和Cara的那组图吗,穿着Chaos定制的衣服?我想我们一家也可以定制一套,铜粉色Khloe和Kourt都会很喜欢.......”Kylie拿出手机给她看那些图。
她们探出天窗跳舞,挽着手遛狗。
Cara说过要和自己一起遛狗。她也说过要和自己一起去夜店跳舞。然而她和别人做了这些之后一切就失去意义了。
并不是Tyga和Kylie在一起玩冷落自己的那种失去乐趣,而是真正被抛弃被背叛的感觉。
“我累了。”Kendall说。
“你刮花了你的指甲。”
“我知道。”她夺过妹妹的被子,“可能过两天要叫个人陪我一起做指甲了。”

(三)
于是两天后她把Cara叫到了LA。
“Cara?”
灰蓝色T恤被她在腹部系了个结,宽大的领口稍稍露出了肩带,深色拼接外套和露出脚踝的灰色牛仔,Jslides NYC的黑色高跟,在氤氲间模糊精致,让她恍惚间忘了一切的缘由。
“Cara,你方便回去吗?”
“叫司机在楼下等我就好。回去很快。”
“找个理由住我家就那么难吗?”
Cara抬头看她,稍显惊讶。Kendall低头咬起了指甲。
Cara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拎起用力甩了两下,“回你家就没时间让你咬坏指甲再涂一遍。”
Kendall被她抓住手下楼,听见Cara还不忘向她小声说教。
就这样多好,不要松开我的手,不要去牵别的人。

电梯里Kendall闭上眼,心里一个声音嘶哑的咒骂,“Ken,你现在极度恶毒自私,简直和婊子没区别。”
但她真的真的很喜欢Cara。
就真的很喜欢。

(四)
进门Kendall给Cara递上拖鞋,一路小跑回房间收拾床铺。她不应该突然邀请Cara来她家的,她又想起Kylie昨天的问题,忍不住嘀咕,“傻,真的傻。”
傻到会想为她做所有事情。
提前亮起楼道里的声控灯,每次随身带两顶低沿的帽子,出门走在路沿外侧。
你真以为这是巧合?是有人爱你于无声处啊Cara。

Kendall家仍然是美式极简主义风格,餐厅并没有灯光氤氲的暖色,让Cara觉得单调得少了些她想象中应有的温馨。当然Kendall不是追求温馨的小女生,但她对人情冷暖的敏感的确曾让Cara有些惊讶。(比如会因为家人冷落自己而难过很久,或是发现大家更宠爱Kylie后大哭一场。)越过昏暗的灯光能看见落地窗后泳池反出的波纹,简单奢华。
Kardashians,当然了。Cara笑着摇了摇头。

“衣帽间比我大好多...”Cara推门走进衣帽间却在黑暗中顿了下脚步。Kendall立刻帮她开了灯,“你要不要挑一件睡衣?”
“和你穿一样的就好。”Cara耸耸肩,从衣橱里拖出一件同款的粉色。
“Umm...虽然我不喜欢粉色...但是为了你穿一下也没有关系。”

(五)
洗完澡后Cara赤脚走在地砖上,宽大的睡衣里露出纤弱的骨节。靠在窗户旁,窗外的池水是冰的,空气的缝隙也是凉的。
Kendall把毛巾丢给Cara,看她胡乱擦着湿发,视线一路下移到脖颈。
“你瘦了好多,锁骨都能放一串硬币了。”
“最近工作比较多。”Cara抬头看她,“wooo我把水甩到地板上了。”
“没事。”她走过去把地擦干,低头看见Cara的踝骨在苍白的皮肤下突出分明。“你看起来身体状况很差。应该休息几天。”
Cara没有说话。
Kendall知道她最近的宣传排的满,皮肤病又复发。她都快心疼得无法呼吸了,却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拥抱她。
Kendall起身揉乱了Cara凌乱的发梢,在自己的睡衣上抹掉了水渍,“你能喝冰的吗?”
“饮料不行,很贵的酒可以。”
Kendall一下子笑出来,好像很久前相处的感觉又回来了。
即使她被爸爸当成男孩养大,心里却还是感性居多。常常揪着和别人相处的感觉不放手,稍有疏离就独自难过很久。“Sensible-ish.”Khloe调侃。
但Cara,这个对着镜头投去一个能让全世界为之疯狂的微笑,却在下一秒吐出舌头白眼翻上天际的女孩,更像一个活泼的,开朗的,自由的混蛋。Kendall不自觉地稍稍弯曲了双手的食指和中指,默默给混蛋打上了双引号。
疯狂得几乎失真的女孩。叛逆得又让Kendall无可救药的喜欢。甚至让她在一段时间内极度失落。她觉得自己总是比Cara慢一步,无论她追得多用力都仍然巧妙地错开所有时机。Cara离开了维秘,她去了。Cara退出了秀场,她却正式迈入,直到Cara去了离她更远的圈子,她才在学习如何熟练地独自混迹时猛然发觉两人已经相隔甚远。
像是跌入了一个循环。
但Kendall知道那不过是“Cara issue”。正如几个月前她突然发现自己对Cara的感情有了变化。
难以预料的意外,难以置信的惊喜。

(六)
她们坐在满地的酒瓶间选电影,Cara挑出爱情片甩到一边,又被Kendall捡回来。
“为什么不看这种?”
“没意思。”
“也有一些有意思......”
“比如?”
Kendall抽出一张在她面前挥了挥,“暮光之城。”

“辣鸡。”
“闭嘴。”

(七)
影片里的Bella与Edward在紫藤萝下拥吻。却不是Kendall理想中的婚礼。
她希望是在海边。层层叠叠的薄纱,云雾般清透的裙摆,镶几颗细碎水钻的头饰,踏在细腻绵软的沙上冲进浪里,和身边的人戏着水,等身后飘在半空的丝带打湿落进水里时再和她紧紧相拥。傍晚粉蓝的天空融进橘色,她就可以在浪里听见对方的心跳,十指在海水中紧紧交扣,沙砾随浪拂过手背,侧过头去看她的眼睛,里面有漫天的星斗昏黄的暮色,有坦荡如坻的荒漠,有赤熠灼灼的戈壁,能见到清晨第一抹光还有满脸幸福望向她的自己。
她幻想身边的人是Cara。
她也从来没想过除了Cara还能是谁。
也正是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给了她不歆羡热闹的宁静。

“你婚礼也会这样吗?Carolina Herrera的婚纱,很多朋友,很多花?”Kendall问道,后背倚靠着沙发蜷曲在角落。
“应该不会......Annie希望能简单一点。”
Kendall感觉自己的四肢有些僵硬。她很想侧过腰坐下却在准备起身时恍惚听见了自己骨骼咬合的细碎声响,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即将溢出喉咙的哽咽。她立刻随手碰倒了一只酒瓶,墨绿色玻璃瓶在地上滚动的声音在夜晚的房间格外响亮,几乎让她产生了无限循环“哐当”回音的幻听。正好掩过了她那声为了咽下哭腔而造成的轻咳。
Kendall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小心翼翼地在Cara面前生活,全力掩盖那些不同寻常或是不完美的部分。持续性的敏锐让她不间断的处在演戏的状态。和Cara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是精神上的折磨,即使快要支撑不住自己,心里还会有一个声音低低地说:“你喜欢她,你不愿意放下。”于是就继续演下去,演一个称职的好友,一个站在友谊旁为她千千万万遍的密友。
她庆幸自己坐在暗处,让Cara没法看见她的神情。


(八)
她喝下一口酒,冰凉含气的液体让她不经意的有些颤抖。她又向后缩了缩,率先打破沉默。
“你最喜欢哪个角色?”
“电影吗?”Cara转身看向她,歪着头想了想,“可能Rosalie吧。”
Rosalie。噢。
她立刻明白了原由。成熟坚毅的女性代表,例如Annie。
“Ew.”她伸手拿起玻璃酒瓶。
“你呢。”
Kendall仔细地思索了一会儿,随后摊了摊手,“不知道。”
可能是因为狼人吸血鬼之类的事情离她太远。
但是有些故事和她的生活又有何区别。
于是她听到了自己越过电影配乐的回应。
“Jacob.”

他才是最爱Bella的人。
问题在于如何选择“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
他只是输在了这一点。他只是不如Edward合适。
正如自己不如Annie合适。
她幸福就好。
Kendall想,可能自己和J还是有区别的,毕竟最后他有了Renesmee。
而自己离开Cara就一无所有了。

(九)
Kendall不知道Cara酒量差。“差”之前还要加上所有表程度深的副词。
在她连喊了五遍“CaraCaraCaraCaraCara”对方仍没有丝毫回应后,她猜那应该是醉了,而不是普通的睡着了。
她轻轻地碰了碰Cara的脸颊,浅浅的红晕和轻微的鼾声说明她是真的不太会喝酒。
可能以后再也不会有机会这样看着她了。Kendall想。
她关了电视,给Cara盖上毯子。Cara均匀的呼吸带动胸膛微微起伏,窗外有月光飘进来,落在Cara的睫毛上,鼻梁上和嘴唇上。

真是难以置信,我竟然这么喜欢你。
指甲一寸一寸压进手心,等Kendall意识到后松开已经发白的指尖,手掌已经是一道一道的红痕。放下吧...
Kendall耳边恍惚传来这样的声音。
其实一切都很明白,因为你相信命运,而我怀疑生活。 所以我再喜欢你也没有用。

(十)
“Cara...”过了一会儿Kendall轻轻唤她,Cara低低吐出一串听不清的梦呓,随后翻了个身悠悠醒转。
“干嘛...”Cara的声音听着有些不满。这样稍带怨气的语气总让Kendall想起猫,能让Cara从众人眼里的样子变得如此柔弱,可能也就只有自己了吧。
还有Annie。Kendall提醒自己。还有Annie。
“不要再想Annie了Kendall。今晚没有Annie,只有你和Cara。”Kendall暗示自己。
尽管这时她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那些字句也许还能勉强作为安慰剂,一针狠狠地扎进心里,注射进血管时还能听到疼痛的声音。

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人。
是的,Kendall想。没有任何人。

评论(20)

热度(63)

  1. mini[三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