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轮]

也似我这般坚贞似铁。

【TSN】【MEM】曾有一人爱我如生命

-曾有一人愛我如生命-
從此我是淪落在你全世界的路人。

“Mark!”Eduardo猛地推开门,门板重重打在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而被Eduardo吼出名字的人正在电脑前缩成一团,一脸茫然地看着来人,在随人而入的冷风里理了理领口。
“Mark?你没事?”Eduardo一把关上门,更大的响动把Mark吓得轻唤出声,“Wardo...?”
Eduardo迅速冲向Mark,声带紧绷得几乎让他说不出话来,“真的没事吗?有没有受伤?是不是发烧了?生病了?生了很严重的病?癌症?绝症?操你妈Mark你竟然一直瞒着我!”Eduardo的手从Mark的脚踝开始撩起裤脚.T恤.领口,几乎准备不顾Mark的挣扎脱掉他的衣服,甚至拍开Mark反抗的双手检查他卷卷的头发,没有看到伤口后又蹲下准备精细地检查一遍。
“Wardo。Wardo,发生什么了?”
Eduardo因为紧张而不住颤抖的手贴上Mark的额头,手忙脚乱的比较自己的温度,又把手背贴上Mark的嘴唇再比较了一次(期间Mark一直不断扭动,直到意识到不让Wardo检查完一切都没法结束才一脸冷漠地在椅子上装死。)
“好了Wardo,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你没事?你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Eduardo的指尖在Mark的锁骨上划过,Mark不经意的轻颤了一下,身子向后微缩的细节在Eduardo眼里放大数倍,由内心小小的抗拒被曲解成小心翼翼的隐藏。
“Mark,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告诉我好吗。我们之间不应该有秘密。”
“我.......”
“听话。你没有什么好瞒着我的。Mark,你真的没有事?”
“当然!不然我在你面前跳一整首sexy back。”
Mark的语气在一段接近五秒的沉默里显得有些毅然决然的英雄色彩,让人不禁觉得滑稽。
“成交。”Eduardo看着Mark的眼睛,几分钟前在风雪里痛如刀割的呼吸逐渐平缓。


“Awwwwwww刚才那幕--相当不错的gv开头。”Chris瘫坐在床上,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Dustin从书里探出头来,不满的吹开书页,“那顶多就是一段过短的.嗯但是很优秀的前戏。Mark的挣扎不够到位。”
“Mark什么事情都没有。”Eduardo尽力抑制住自己的情绪,用平稳的语调逐字说出一句陈述。
“你不都摸过了嘛,没发烧没发病没发情。”
“Dustin!”Mark和Eduardo同时喊到。不同于Mark的嗔怒,Eduardo是真生气了。他揪下Mark嘴里咬着的飞镖反手向Dustin扔去,一道绿色瞬间贴着Dustin的腰际划过滚落在床上。
“你到底是想让我绝后还是想绿我...”
Mark盯着Eduardo的背影忍不住勾起嘴角,“出最深的柜,操一步到胃。”
Dustin:“恶毒...”
Chris:“凶残...”
..........
Mark只听见Eduardo随口问他:“有什么你要告诉我的吗?”

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像冬夜里唯一的暖光。
Mark翘起键盘上方的手指停下敲击,轻皱了一下眉头,随后笑着抬头否认。


“Eduardo,喝点酒再走吧。”Chris打开冰箱顺手扔了一瓶啤酒给他。
Eduardo坐在Mark的桌边,想着Dustin在电话里十万火急地大声说Mark出了很严重的事情要他立刻来Kirkland。还说Mark有事情要告诉他。
他为有关Mark的那条不实信息扔下了手头的工作在风雪里横穿整个校园。不敢浪费一秒来质疑。鬼知道他对Mark的担心已经让他几次手抖的甩开了钥匙。那种近乎窒息的恐慌让他直到现在还满身冷汗。死期?遗言?
去你妈的Dustin。
“Wardo...这只是个测试...”Chris试图解释,Eduardo别过头去没有看他。或许只是潜意识地侧头去看Mark。“原谅他吧他就那德行。”Mark小声嘟囔着。

几分钟后他们就在床上围成了一圈,Chris将其称作“代表道歉与原谅的游戏环节”,尽管Mark怀里仍然塞着笔电。
(“电脑就是Mark的情人。在他怀里他理所当然的拥有,一旦不放在身边他就若有所失...”Dustin含着满嘴鼓鼓囊囊的玉米片控诉道。)

国王游戏。
“1号和4号自拍一张,发给父母说这是自己的男朋友。”Dustin在手里转着王牌,轻轻翻开自己牌的一角,哀嚎着举起了手里的4号。
“1号。”Chris翻开自己的牌,顺手搭上Dustin的肩拍照。
Eduardo看着眼前正在编程的Mark,蓝色界面映亮他的左半脸庞。突然羡慕起Chris和Dustin的默契。
默契。他和Mark可能更胜。比如总是Mark快两步走进屋,而他永远甘愿做在后面顺手开灯的那个人。
有时他觉得自己和Mark之间什么都有。同样有时,也一无所有。

这是一种异常的状态,他很明白。


Eduardo接下王牌,“1号吻2号睫毛。”
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提出这样的要求,听起来他就像一个单恋多年沉迷浪漫作品的悲情女人。
Chris和Dustin纷纷摊牌,一个夸张地长舒一口气,另一个幸灾乐祸的看向Mark。

当Mark在推脱多次无效被两人推上前来时,Eduardo扯出了一个微笑,他希望自己不要笑得太僵硬,但显然已经被正为游戏意义而絮絮叨叨的Mark看见了。后来的那一分钟Eduardo很难回想,只有耳畔几乎都能听见的心跳声在哈佛的夜里略讽刺地延续。
Eduardo在闭眼前恍惚间看见了Mark眼里的星辰大海。是纯粹,是不顾一切的孤勇,野心,热情。

如果他没有出神,那他本能看见一些本不该存在的情感,和它散开的痕迹。

他在另外两人的起哄声中睁眼,也许可以定义为“醒来”。
右眼还浅浅地落着Mark嘴唇冰凉的温度。

下面几局没有什么新意,无疑就是问问情感状况,数数各自上过几个妹子,期间除了Mark不屑地挑眉被他们调侃了一番外也没有什么能留到明天的谈资。倒是Eduardo的小拇指在不时地扫过自己的睫毛。
几局后Chris去上了厕所,Dustin去接了电话。Eduardo伸手猛地扣上了Mark的笔电。
Mark抬头看他,眼里闪过茫然与惊异。
“闭眼。”
Eduardo的手掌覆上Mark的双眸,像是遮住了他的月亮。他缓缓向前倾去,却在即将碰触嘴唇时定住,似乎下一秒就会打碎什么。
能走到这一步,是风险的界限。

他很知足。

Eduardo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他猛地抽出手退开,Mark却仍乖乖地闭着眼,温顺的像猫。

伴着Chris和Dustin踢踢踏踏的脚步声,Eduardo拍拍Mark的肩,“Mark,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告诉我吗?”他随口对他说上一句。Mark失落的睁开眼,不满的说:“我还以为睁眼facebook就翻了一倍用户。”
然后Mark再一次对Eduardo摇了摇头。


Eduardo跳下床,将手里未开的啤酒放回冰箱,无视了Chris和Dustin的挽留。

他怎么可能对你说那些话。他永远不会给你答复。

Eduardo轻轻拍下围巾上的雪,被冰凉水滴润湿的手掌在大衣下逐渐紧握。


取证会后


几年来一直到庭审上兵戎相见的那几天,Eduardo都没有收到答复。也许时间久了,期待也就散尽了。
他低头笑了笑。也许那场雨就已经是最后的定论。
一个早就注定的,否定的答复。
判完一切后他就在凌晨转身离开。离开他最快乐的追逐,意气风发时的梦。

是必然吧,他会想。他的意气早已被抽走。


Mark在接受完连续几天的“审判”后回家,他拖出床下的College Box,心想是时候和他的过去说再见了。至少和他的大学生活。
箱子里东西不多,他本来准备的箱子很大,以为会有很多人,很多事值得珍藏。
一张入学时的照片,一张第一次喝醉时的照片(Chris拍的,照片里自己倒在地板上姿势奇特),一张从后排偷拍的Erica的照片,一只Alice送的钢笔,几张名片,第一次玩国王游戏的牌。
一个和Wardo一人一口喝完的可乐罐,几根鸡毛,一个和Wardo一起签了名的“打倒康奈尔”钥匙扣,几颗Wardo给的巴西糖果,一本Wardo给的笔记本。

笔记本。

Mark当年一直没有注意到这本笔记本没有包装。更准确的说,这样的笔记本应该是被拆了塑料膜打开过。
他捧起笔记本从头翻了一遍,里面飞出来一张很小的信纸。浅浅的胶水痕迹说明当时是被细心贴好的。
Wardo的字迹。

他几乎没法,也无力去读那些字句,也许是悲伤太过强烈,才把简单的笔迹融成痛苦强迫他睁眼阅读?


在你孤獨悲傷的日子,
請你悄悄地念我的名字,
並說: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間我活在一個人的心裡。

曾有一人愛我如生命。














What is my name to you?
It will die.
A wave that has but rolled to reach with a lone splash a distant beach;
or in the timbered night a cry .
It will leave a lifeless trace
among names on your tablets
the design of an entangled gravestone line
in an unfathomable tongue.
What is it then? A long-dead past,
lost in the rush of madder dreams,
upon your soul it will not cast
Mnemosyne's pure tender beams.
But if some sorrow comes to you,
utter my name with sighs, and tell
the silence: "Memory is true
there beats a heart wherein I dwell.


评论(10)

热度(51)

  1. ryeong[三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