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轮]

也似我这般坚贞似铁。

我没死啊

小半年没更新是因为开小号爬墙了
以后还是会产音乐剧相关和tsn的🐸
因为追求刺激去顶风作案了 dbq

说给奶盖龙猫:你算错稿费,瞎几把校对,圈钱问心无愧,但你抄袭的事,真不是我们在针对。

来啊朋友们带板凳上吧 吃瓜大赛开始了

我们庄严宣誓没人针对龙猫:








在各位老师被 @奶盖龙猫 抄袭的事件发生后,我们这件事可以说微不足道了。但是还是决定发出来,一是奉劝各位,不要和龙猫一起出本;二是要在你这次抄袭被抓后提前把话讲清楚:请不要再拿钢锯岭合志的staff做你的挡箭牌了。


“……龙猫太太的逻辑是这样的:你给我干活 好 谢谢 但是这是你应该的;你不给我干活 不帮助我 不夸我 CNM;你写文 我抄 正常 政治正确,她觉得世界理所应当给她服务。”



大家就当看个笑话,快过年了,转发微博 @我们庄严宣誓没人针对龙猫 微博抽奖,抽五位朋友,分别送英国TT梳子;巧克力礼包;零食礼包;G♂V100部;200元支付宝。22号晚上开奖。



就已经...没什么好说了赶紧囤图马上要去刷机了...

拉马克已竞走十年了!你清醒一点!

【哎...看见鸡鱼就忍不住...
被自己的灵魂画技折服

常在江湖混的萨 谁他妈还没忘过刀了咋地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TSN】北美吐槽君体花朵投稿

对喝红牛生理紊乱后被我照顾的同学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我该怎么办?

北美吐槽君好!本人男,爱好女(这点很复杂),坐标美东某世界top3大学商学院,颜值无关不打分,同学(简称M)在我眼里什么都满分。
M计算机很好,最近编程到半夜,每天至少五罐红牛。前几天他身体不舒服还不肯去看校医,被我拖着去了检查出是红牛的问题。我们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比较合得来所以我也经常进他宿舍。这两天因为他反复发作我就频繁的去他宿舍陪他。
以上是背景。
昨天晚上他室友(简称C)打电话给我说M难受的不行叫我赶紧去陪他,我立刻就跑去他们宿舍楼进他们房间,到了之后另一个室友D就带着C走了,只留了我和M两个人。
M缩在角落里,怀里还抱着电脑一直嘀咕说自己身上忽冷忽热,但是他其实浑身都是烫的!皮肤热的隔着衣服都能透过来,我觉得他可能是发烧了但他不肯吃药也不去医院,就一直嘟囔着要我抱,我抱着他都能感觉到他浑身软得没有力气,背后都是虚汗。然后他就慢慢的睡着了,结果半夜又发作,难受的各种扭,一直贴在我胸口跟袋熊一样......我不停的劝他吃点感冒药什么的他迷迷糊糊的答应了,后来我给他量体温喂药什么的也没反抗,关键是根本没有好转...他不停的哭,大喊大叫......不停的重复我的名字还说好多次“求你...”,哭累了就满脸眼泪地倒在我身上,然后我就吻了他...
当时我绝对是情不自禁的,就是看到他眼睛红红的满脸眼泪的样子就忍不住吻他了,我觉得我真的很爱他啊,但我一直是直的啊。我从来都没有对一个男孩子动过心,甚至和我的前女友相处的时候也没有过那天晚上突然出现的感觉。后来几天我整个人状态都是瘫的,脑子里全是他,挥都挥不掉。
在这里请问大家,我这样对M产生的感情应该怎么处理?我是不是做错了...可能我真的是一个感情上比较愚钝的人吧,感性用事但是不计后果,但是我现在是确定了自己真的爱他。大家骂醒我也可以......
另外祝大家一切都好,事事顺心,希望新的一年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真正爱的人。

热评:
不care卷老师有没有孩子反正他是我的:间接性春药发作。
一起攀上卷老师儿子:红牛有毒,C和D干的。等你们搬走同居C和D就能独占宿舍。推理完毕。
Dustin请你不要再抢我的被子:朽木不可雕也
Chris请你不要在宿舍吃麻辣烫:都已经帮到这一步了实在是仁至义尽。商科一米八.情商埋地下
需要疤头亲亲才能爬起来:是的你的确做错了。你应该操哭他
¡打倒康奈尔!:我知道你们是谁了 明天准备一下上校报
惊天矮子团团长:太愚钝了 看着心急 有这时间都能缝一打增高鞋垫了
社会你史哥:不操哭准备留着过年?
Smi不要走一直守着我好吗:建议多喝水,用冷水擦一擦身子,去做个检查最好。其实红牛混着柿子或者李子一起吃了也有可能身体不适的
被闪电正中额头的男人:同情M 喝错东西的日子不是人过的。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Oscorp总裁为发际线带盐💚:喝错东西很难受的那位说出你的故事
红蓝紧身衣低价出售求大佬撒钱❤️:一定要给后续啊 M怎么想的? #专业植发调整发际线。添加我的微博即可享受优惠💕💕💕
七十年老冰棍: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
鸡腿全撤了换布丁:普通朋友。你有他宿舍钥匙。你想说明什么。钥匙是假的吗?
史地呼今天楼下水果店打折:回复那个名字和丧偶了一样的人,李子做错什么了吗你怪它干什么?你知道它有多好吃吗???

后续:
吐槽君好。谢谢大家。我是M。现已和投稿人在一起。

热评:
需要疤头亲亲才能爬起来:什么玩意儿?这么精简?
Oscorp总裁为发际线带盐💚:这满满的性冷淡扑面而来让我怀疑攻受站错了。
哈佛深红编辑部official:某教授很不满二位抢了他的头条。
社会你史哥:估计是事后乖。
红蓝紧身衣低价出售求大佬撒钱❤️:祝福啊!祝福他们的话我可以代收份子钱。



Jewnicorn你到底把我家真船藏哪儿去了???(改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是悲极而喜🌚🌚🌚孩子都有了之后无所畏惧看啥都哈哈哈哈。【舞娘的喜悲没人看见。

置书怀袖中:

RPS,请注意避雷。

-

昨天晚上 我也在船底舀水
突然想起 还没有同框
刷着微博 零星三篇新粮
可没有糖 你没有糖

你同框了 (啥?同框?)
他先离场 (这会儿不方便!)
你他妈就是假同框 (真不行!)
可是Jewnicorn 你这艘假船
你用过期糖 骗我产粮
你到底把我家真船藏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家同框收哪里了!!!

BAFTA看了 金球也看了
连同桌(的)RR 也看他亲过了
你就是忘了 你就是忘了
他还活着当年模样

(卡祖笛)
凛冽的风 冰冷的雨
一一年的红毯铺地
我已经哭天喊地
Jewnicorn你(糖)在哪里???

(Sancta maria sancta maria)
让这些触礁的shipper起航吧
同框啊同框 想要个同框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 啦 啦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啃旧粮
重新啃旧粮!
重新!啃旧粮!!——

(卡祖笛)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暴躁 倒不如爬墙
你们各自幸福吧 也不用同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低产 倒不如爬墙
他俩很忙的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无趣 不ship也拉倒
你就放心大胆恋爱吧 不用同框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无奈 可又能怎样
七年逢一痒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疯狂 RPS照样忧伤
你就放心大胆育儿吧 不用同框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们很悲凉 但不想返航
......就算没有糖。


# 深夜倾情奉献的你扣之歌。

【CaKe】单向海(下)

后文。怕被打所以先说。北极圈cp需要相互帮助因为吃CaKe的真的太少了爸爸我是怎么有勇气写的我也不知道。
CaKe/微Kaylor


(十一)
“你要我开灯吗?我知道你怕黑。”
“你还知道什么?关于我?”Cara揉揉眼睛半坐起来,“深夜交流环节。”

Kendall以前也和别人玩过这样的游戏——如果能算得上游戏的话,对方应该是Karlie和Taylor。Taylor当时问到Karlie最爱的人,一段长久的沉默后Kendall停下手中的事情,抬头看见对面两人正十指交握地紧贴在一起,Karlie向她投以微笑:“方便出去帮我们关上门吗,Kenny?”
于是她乖乖出门去超市,行云流水般走完整趟流程回到家,Karlie仍然把房门紧锁着。
Kendall记得她们的眼神。那种全世界的风景都涣暗无色,只聚焦在一个人身上的眼神。
她眼里只容得下一个人。

(十二)
Kendall起身去开灯,却被Cara拽住。
她的手正在被Cara紧紧握着。
这样的现实让Kendall在意识到的瞬间愣在原地。
她本应很激动才对。她本应像孩子一样高兴不已才对。即使兴奋到跳起来尖叫出声都是正常的反应,因为那才是真正的Kendall。
她也的确激动,不过圆滑的变欢喜为讽刺。
Kendall清了清嗓子,坐到床边,右手覆在两人交叠相握的手上。
“Umm...你怕黑。皮肤脆弱有时需要戴帽子出门。你讨厌闪动频率高的闪光灯,走路喜欢靠内走。”
Cara歪着头思索了一会儿,似乎默默赞同了她的说法,又接着她的话说下去:“你喜欢吃甜食......冰燕麦饼干,喜欢穿jumpsuits。”Cara指向她,点了点头作为总结,“妹控。”
Kendall跟着Cara笑起来,伸手帮她理了理头发。发梢绕过自己指尖的触感让她有一瞬的出神。
“我还想再喝点。”Cara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状态。
Kendall本想拒绝,但看着对方的眼睛,自己的不愿就像在扼杀一只收敛了爪子的猫科动物。她又去拿了酒以配合她有所期待的问答。
期待?她稍愣了一下,察觉到自己的荒诞。
“最喜欢的异性朋友?”Kendall先提问。

“Dane。也可以是Troye。”
Cara把Kendall拉上床,两人面对面盘腿坐着,架在床上的小桌放满了酒瓶。
“初吻给了谁?”
“一个...高中同学。”
Kendall说着,又想到自己从来没有吻过Cara。每一次小小的触碰,浮于最浅层的皮肤都能让她悸动许久,也没什么好奢求的了。

她突然想到了几个月前的那次音乐节。
伴着震耳欲聋的鼓点,人群将她们向前推去,欢呼声此起彼伏,后面有人挥动着双手穿梭在人群中,差点冲散她们。Cara拽住了Kendall的袖子,指尖顺着袖口扣住手腕,把她紧紧拉向自己。Kendall脚下一绊摔进Cara怀里。
就在那个瞬间,拥挤的人群里她们紧拥着对方,响亮的音乐和人群的齐唱,都让她在恍惚间觉得不真实。
体温和脉搏,呼吸和心跳。

也就是那个瞬间,她突然发现那个抱住自己的人,正是自己一直所深爱的,想要相伴一生的人。
大概算是个来得太晚的觉悟。
她把头埋进Cara的颈窝,突然哭了起来。
大概半分钟后Cara把她从肩头扶起,逆光看向她的眼睛,随后吻上了她的眼角。
当Cara的唇线贴上眼角的泪光,Kendall想,这辈子自己可能逃不掉了。

她记得那天的烟火,音乐,人群。
唯独不记得那个细节的含义。

(十三)
瓶子里的液面逐渐下降,落到底时伴着新开瓶的气泡声。
“最棒的经历?”Cara的声音把她拉向现实。
她其实不太清楚现实和回忆哪一个更模糊。

Kendall没有说音乐节。
“慈善晚会。Harry也在的那一次。”她顿了顿,为了让答案更能信服又加上一句,“那天玩的很开心。”
Cara突然插了一句:“Harry Styles和我,选一个。”
Kendall一愣,有些猝不及防。

但是她脱口而出,“选你。永远都是你。”


Cara笑的向后仰去,倒在枕头上望向她,“I love you Kenny.”

(十四)
Kendall想过无数种情形,无数个场合,Cara对她说这句话的样子。这一幕她已经期待多时了。
但绝对不应该是这样。
把她当作一个简单的朋友,然后随意的说出来。
她知道这种情感是真实的,是不含杂质的。但她宁可选择更复杂,更善变的。
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但是Cara不知道。
她知道这种事情会有两种结局。懦弱的隐藏,停留在原地。
或者无疾而终。

也正是在这时,她对Cara说了
“I love you, too.”

即使这两句其实是不同的含义,但也没有关系,它至少听上去是一段完整的对话。
就怪我词不达意。

(十五)
半夜Kendall听到Cara的手机发出尖锐的一声,熟睡的Cara不满地翻身叹了一口气,闭着眼摸索手机。
“我来吧。”Kendall下床翻找。
屏幕上是一条短信。
“Maybe we should say goodbye for a while.”
————Annie 💕


她对和Cara在一起生活的一切幻想都从Cara离开Annie开始,但当这件事真的发生,她却像一个撒谎太久已经忘了真相的孩子一样完全不知所措。

于是她又回到床上。
“Cara?”Kendall背对着叫她。声音压的很小,好像有意不想让她听到。
听见Cara仍然平稳均匀的呼吸声,Kendall重重地叹了口气,别过头去看她。
她现在已经失去判断的能力了。
她的指尖碰上Cara的,猛地扣住,握紧。
就像下一秒就会永远失去她一样。

她碰到了Cara指上的戒指。

她轻轻的用指腹摩挲那枚戒指,从圆滑的银边到精细切割的钻石。
能和Cara一同带上戒指又一起珍藏到最后的女孩,一定很幸福吧。

但既然Cara是Annie都无法拥有的,那谁又能真正拥有呢。
铂金和钻石是爱,牵手和拥抱也是爱。但对于Cara,爱不仅是爱,也是自由。

也就是那一秒Kendall才终于明白,自己的眼泪是爱,Cara的亲吻也是爱。吻Annie于双唇与吻自己于眼角都是爱,只是她爱的方式有别。

也许能不能和Cara在一起已经不重要了。
她们真的不合适。
Kendall,她会陪自己的挚友Cara走过一段最温润而美好的岁月,只是注定不会在教堂那头等她。

“Maybe we should say goodbye for a while.”她轻轻重复给Cara听。
再无波澜。

(十六)
Karlie约Kendall去纽约的一家咖啡厅,Taylor已经早早在那里等着了。
“最近过得怎么样?”Karlie问。
“还好。挺好的。”她笑了笑,“放下了很多事情,很轻松。”
“哦对,Cara怎么和Annie分手了?本来不还好好的嘛......”
“不知道啊。可能她觉得不合适吧。”Kendall抿下一口黑咖啡,任其苦涩从嘴角蔓延至心口再翻涌进胃,“但她总会找到那个人的。”

她总会找到与她相伴一生的人。会争吵,会分歧,却不再分开。她是Cara。所以她知道自己爱谁。


“Cara更新ins了Karl!你过来看看这海景......”
Kendall听不出Taylor是惊喜还是惊讶,也许都有一点,她难以分辨。
“天啊darling,这也太浪漫了......”
Kendall打开自己的ins,最新的那一条正是Cara的动态。
她和一个女孩在海边。
黑色的礁石,层层叠叠的薄纱,橘粉相融的傍晚。那个女孩被Cara拦腰抱起扔进水里,扑腾着在浪里站起来,气得大喊“Fxxk u Cara!”却让一旁的Cara笑的停不下来。

她听到她们的笑声。
她也听到了海浪。

(十七)
Kendall拿起手机翻找着等待已久的动态。
Cara被特邀为Chanel秋冬走了开闭,没有人能避开她的耀眼。
她的笑,她的脚步,她伸出手牵起旁人的动作。
Kendall几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笑,侧过脸去却发现墙壁上萎靡不振的灰色阴影。她几乎是刻意的向后仰去,伸展腰部时一阵抽痛,但她已经不在意了。她从来没有为人生中任何一个段落的终结感到这么轻松自在过。
她想要大声笑出来,却喑哑在喉。

遮过眼下的青黑,用浅玫的腮红染上气色,把凌乱的发梢梳得柔软服帖。
从衣帽间拿出最精致的手包走到门边,新涂的水红色指甲轻轻扣上房门。
再向前一步,就不再是我了。



阳光正好的院子,麻雀扑腾出细微而金黄的响声,枯萎的月季花叶子。满院的栀子香飘摇甜腻,光悠悠浮动着照在她身上。
她知道她们交汇后要再次分离。


她也知道自己身上还留着Cara的影子。


Fin.












————————————————

最后一个碎碎念!
我私以为这个坑里的孩子都知道Ken和Cara其实并不可能真正在一起。
所以相互祝愿,各自安好。
即使背道而驰也算是一种幸福了吧。

谢谢所有人。没有你们催文我早就弃坑了🌚